• <th id="x99xu"></th>

    <dd id="x99xu"></dd>

      1. <rp id="x99xu"></rp>
      2. 服務熱線:+86-18788164530

        您所在的位置:首頁 > 橋架知識 > 正文
        聯系方式
        云南博超橋架設備有限公司
        電 話:0871-67261909
        聯系人:+86 18788164530(袁)
        地 址:官渡區東聚建材城東區6幢13號

        橋架廠的文員可以兼職翻譯的,v不v?

        作者:昆明橋架廠 來源: 日期:2018/7/22 8:50:30

        這一周走過,心情漸漸平靜了下來,在云南橋架廠工作的日子里面,突然出現在生活中的兩個男人,感覺的溫度慢慢降了下來。靜下來想自己的生活,想起來不久前寫了一篇“兼職筆譯的日子(1)”,沒想到(2)還問世,我就繳械投降了。試過才知道,保有一份全職工作,再堅持自己的一個愛好,原來不是沒有矛盾的,真的好難啊。

                說不上對翻譯本身有多么喜歡,只是愛極了一個人對著電腦靜靜碼字的感覺。工作中多的是不停地打電話、發郵件、討論、開會、斗智斗勇,既不是我所擅長,也非我所喜愛,只是為了謀生不得已要做的事情而已。

                都說翻譯這項工作有利有弊,最大的弊端就是這是一份孤獨的工作,常常沒有同事或伙伴可以商量,只能一個人在那默默苦干。偏偏就是這個弊端讓我鐘愛,并愿意付出時間和精力。

                可是,當真做起來可真難啊。翻譯公司要的稿件通常都很急。字數少的轉天、甚至幾小時以后就要交稿,而且要保證質量(曾經有一次因為一句話里多了一個不必要的“的”就被人家嚴厲指出),字數多的也不過幾天。而我幾乎每天都要加班,下班后已經累得不行,什么都做不動了,有時為了交稿件不得不夜貓,第二天整天都無精打采。更何況現在生活里又蹦出兩個人來,每天晚上都在聊天,更沒有時間翻譯了。而最要命的,是翻譯與工作的沖突。我的工作要求人要不停地充電,不斷地接受新東西,慢一拍就會落下。我已經堅持了好久工作就是工作,下了班就不想工作的生活。事實證明,可以倒是可以,可就是下班如果不充電,上班時就會難度加大,壓力也就相應變大了。我真希望能把工作和生活分的清晰,讓我在謀生的同時,可以保有一個自己的愛好,能有點閑暇時間,做做自己喜歡的事情。我不認為這是什么不合理的想法,可在中國,這個可真難啊。加班沒有加班費不說,似乎永遠要隨時待命,因為不知道何時何地老板就會呼叫。(題外話,人權在哪…)

                這個周末,我終于還是妥協了,打印了厚厚的一沓業務資料帶回家,周末學習,不再堅持在那翻譯東西了。我把幾本厚厚大大的字典(我的葵花寶典)收拾了起來,以后恐怕就壓在箱底了。


                和H每天都聊天。那天他問我愿不愿意做他的女朋友。我沒有直接回答他,因為我覺得只見一面就明確關系為時過早,再交男友我真的要慎重再慎重。但是,我就是一個不懂得拒絕別人的人(除了生氣的時候),我答應他可以試一試。他高興得不行,連著發了好多表情,再聊天連稱呼都變了。

                剛說完可以試一試,我就發現自己其實并沒有多么喜歡他。我說不好為什么,也許是因為他的南方口音(我總覺得南方口音的男人多少有點娘娘腔),也許是因為他對養生太執念了,他總是提醒我,桃子從冰箱里拿出來后要放一個小時再吃,每天咖啡不要喝1杯以上,晚上睡前最好泡腳。我問他這么熱的天能不能用冰水泡腳,他簡直要暈倒過去。我喜歡的男生,他的心不應該放在這些生活的細節上,他最好能有自己的事業,如果事業平平,也最好能大大咧咧,不要把注意力都集中在自己或對方生活的細碎上。

                我真感謝明天的臺風,不然可能要地鐵轉地鐵再轉地鐵地去看他了。我好想并沒有那么著急地想要見他。


                對A則完全是另外一種感覺。

                他急著見我,想把下周五的杭州之旅提前一個星期,改為周五的晚上在江邊散步,然后去吃小龍蝦。但終究因為發行的緣故沒能成行,昨晚回到上海是已經深夜。他太太周末從美國辦事回來,他問我周末還能不能出來,我說不能,我老公周末回來。我沒有告訴他我已離婚的事。去杭州的話,在另外一個城市,仿佛置身世界之外,我愿意。但大家身處同一個城市,我感覺不舒服,寧可悶在家里。

                有天晚上我倆聊到很久,我一直發問,一直發問,他終于承認他想玩火。

                他說他不會投入感情,只是玩玩。我說我不懂怎么玩這個游戲,我只要一玩就是真的,我不懂兩個人怎么能上了床但彼此不愛。

                他說他低級趣味,我是陽春白雪。我說你可別這么說,我要真是清高純潔我們也不會聊這么久了,我只是對游戲規則沒有弄懂,不知道怎么能不傷及自身地把游戲玩下去。

               就這么你言我語地聊到凌晨,我始終搞不懂自己在做什么。我承認有種刺激的因素在那鼓動著我,讓我變得躁動,甚至躍躍欲試。他的太太聽說是個女強人,也是公司的總裁。對于這種人,我始終無法產生愧疚感。當然,我很可能只是在給自己找借口推脫。

                

                有時覺得現在就想要,有時又覺得這一切都無聊透了。這兩種截然相反的情緒反復支配著我,覺得自己快要撕裂了。幸好我還有工作。


        相關的信息有:
        沒有相關資料資料
        足浴店300块钱能做什么项目